广东德佐律师事务所
首页 > 法条 > 内容

适用《人身安全保护令程序问题批复》的规则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相关程序问题的请示》(京高法〔2016〕45号)收悉。经研究,批复如下:

一、

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是否收取诉讼费的问题。同意你院倾向性意见,即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不收取诉讼费用。

二、

关于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是否需要提供担保的问题。同意你院倾向性意见,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请求人民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人不需要提供担保。

三、

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程序等问题。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何种程序,反家庭暴力法中没有作出直接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比照特别程序进行审理。家事纠纷案件中的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由审理该案的审判组织作出是否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裁定;如果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人在接受其申请的人民法院并无正在进行的家事案件诉讼,由法官以独任审理的方式审理。至于是否需要就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问题听取被申请人的意见,则由承办法官视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

四、

关于复议问题。对于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被申请人提出的复议申请和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人就驳回裁定提出的复议申请,可以由原审判组织进行复议;人民法院认为必要的,也可以另行指定审判组织进行复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相关程序问题的批复》(2016年7月11日,法释〔2016〕15号)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政策 

    记者:反家庭暴力法已于今年(2016年)3月1日起施行。请问最高法院将如何贯彻落实反家暴法?是否会给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以独立的案号?现有观点担心,将来很有可能出现公安机关与法院在人身安全保护令执行方面的推诿,请问最高法院可否与公安部沟通协商,以规范性文件形式解决相关问题?

    杜万华:反家暴法的实施,对在全社会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促进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具有重要作用,也为人民法院制止家庭暴力,维护当事人尤其是妇女合法权益,提供了新的法律依据。为更好地贯彻执行好反家暴法,2016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即下发《关于认真学习、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的通知》,指导各级人民法院做好相关准备工作,切实维护妇女、未成年人和老年人合法权益。

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反家暴法中的一个亮点,最高人民法院对此高度重视,今年1月底,最高人民法院专门下发《关于确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及其类型代字的通知》,要求在反家暴法施行后,在民事案件中增设一个二级类型案件即“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下设两个三级类型案件: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审查案件,类型代字为“民保令”;人身安全保护令变更案件,类型代字为“民保更”,以便于统计和案件审理、管理。

 反家暴法刚刚出台,目前出台全面的司法解释还为时过早,需要根据司法实践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方案。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程序问题。

 为了防止你提到可能出现的执行方面的推诿现象,最高人民法院将根据司法实践,积极与公安、司法、民政等部门推动建立常态化的部门协作机制,形成确保人身安全保护令有效执行的合力,实现民事诉讼强制措施和治安管理处罚措施的无障碍衔接。

•  ——王春霞、罗书臻:《家事审判改革为相关立法提供实践依据——专访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载《人民法院报》2016年3月3日;另载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65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04页。


  ○链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著述 

•适用批复在审判实践中需要注意的是:

•第一,批复之所以允许承办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的法官,自行决定在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以前是否需要传唤双方当事人到庭,听取其陈述,主要是考虑如果将传唤当事人到庭听取意见作为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必经程序,则有可能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使得法官因为无法传唤一方或者双方当事人到庭而无法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进而无法起到适用保护令及时制止家庭暴力,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提供保护的作用。在一般情况下,承办此类案件的审判组织,应当尽可能通知当事人到庭,以便直接听取其陈述。特别是在作出责令被申请人迁出其与申请人共同的住所以及被申请人(施暴者)未成年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传唤被申请人及其监护人到庭,倾听其陈述,与其监护人协商并做好对被申请人的安置有着不容忽视的意义。

•第二,对于人身安全保护令发出前未能到庭的被申请人或者虽然到庭但坚持其并未实施家庭暴力的被申请人,承办法官应当尽可能地向其说明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意义在于制止已经发生的或者潜在的家庭暴力,因其目的和时效性要求,使得法官不可能像审理其他民事案件一样,对证据进行深入的核实、分析。人身安全保护令本身并非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的证据,也不能在离婚案件中作为其配偶请求离婚损害赔偿的证据。因此,如果法院发出保护令时并未查实被申请人的家暴行为并记载于保护令之中,只要被申请人不违反人民法院作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令既不意味着其就是家暴实施者,也不代表国家法律对其进行了处罚。

•  ——程新文、韩玫:《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相关程序问题的批复〉》,载杜万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66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7~18页。



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莞大道110号台商大厦2单元1215

电话:0769-22221211

电子邮箱:431147@qq.com
版权所有:广东德佐律师事务所